給 蛻變中的你 
「找社工也沒用」,還記得剛開始服務你時,你總是把這句話掛在嘴邊。開案到現在,我們的相處就像朋友吵架的尷尬期;好幾次你主動叫我催逼你找工作、協助你規劃,但當一切有方向了,你樂觀的跟我說「不用陪,我可以自己面對」,幾週後我去你打工的地方,卻是你早已辭職的消息,或事情沒有進展的狀態,我想再找你聊聊,「不用你管那麼多!為什麼要管我!」是你給我的答案。

但每當接到你的電話,聽你說自己又和阿嬤吵架,說自己很無助、不曉得該怎麼辦,在陪伴你的同時我感到欣慰──因為那個在受傷後會築起保護殼、選擇獨自面對的少年,已願意主動找我們協助把負面想法踩煞車。孩子,我想告訴你,其實你已經在不知不覺間長大很多。

你看,本來沒辦法畢業的高中,我們陪著你一起與師長溝通、找方法補救;本來差點被辦逃兵,你也聽勸歸隊了;你主動寫給阿嬤的道歉信,簡單真誠……。

「這次的結果不只是懲罰,而是幫助,更是對自己人際相處上的磨練」,是你在判決下來後平靜坐在會談室告訴我的話,我想那個有點臭屁但心思細膩的少年,真的變成熟了……

 

在矛盾中找出路的少年
從小和阿嬤一起生活的阿樺,溝通上總是衝突不斷。阿嬤的說話方式常帶著比較與攻擊性的語氣,讓敏感的阿樺難以接受,於是把自己武裝的像刺蝟般,期待著關心,卻讓人無法靠近。

個性好強的他,遇到困難或受傷時也寧可自己硬ㄍㄧㄥ著;不斷逞強下,壓抑的情緒達到臨界點,和阿嬤大吵、騙阿嬤的錢、搶路人的皮包……,是他內心無法平衡的激烈反抗,而這些失控的發洩方式,卻又讓他在冷靜後,陷入無限循環的自責裡。

社工在陪伴阿樺的過程中,察覺倔強的他一直在努力學習著照顧自己和人際相處;而阿嬤『凡事由自己幫孫子處理』的做法,讓阿樺期待被讚美與關注的心失望,更感到不被信任的失落;這對互相關心著的祖孫,總是以大吵一架收尾。

 

一步步的改變,感受成長的價值
學習面對過去的傷口與走偏的路,對這些血氣方剛的少年來說需要很大的勇氣與毅力,然而在相處中,我們總能感受到少年咬牙蛻變的堅毅。還記得有次阿樺騎車到中心門口丟下的話:「亦偉哥,這可能是你最後一次看到我了」,想起他曾傷害自己的行為,社工們二話不說就騎著機車去追,繞來拐去的找了幾個小時,在事後聽他說:「當下真的想結束生命,但告訴自己還不可以就這樣結束,所以跑去看電影」時,我們鬆了一大口氣外,真有著哭笑不得的無奈。

服務到現在,會有180度轉變的少年不多,但真切感受到重視與關心的每一位少年,都以自己的方式不斷進步著。剛開始服務阿樺時,社工一直不了解平時正向積極的他,會突然消沉、低落的原因,透過長時間的陪伴與諮商,我們發現阿樺極度缺乏對自我的肯定,除了與阿嬤的溝通方式、成長過程中父親的長期缺席,還有過去生活中兄長暴力相向帶來的影響。

阿嬤在社工溝通與建議下,試著改變說話方式:以肯定、祝福,代替著急時的責備,並把最後決定的主權交還給孫子。在社工交心的陪伴中,阿樺也漸漸願意卸下倔強的防備,靜下來面對內心真正的感受,不論是正面亦或負面的想法都主動找社工談談,一起反省衝突的原因。當然,他還是常常在原地打轉、偶爾和阿嬤吵架、有時也會衝動行事,但他的笑容多了,獨處時的焦慮也減輕了。這份支撐著她的勇氣,是有人會陪著他一起跨過困難與孤單的信任。

 

給家長的話
對他人想法較敏感的孩子,特別需要肯定與祝福,許多事情試著放手把決定的主權交還給孩子,讓他感受被尊重也學習以同樣的方式對待別人,也許一開始他表現的差強人意、挫折連連,不過給與建議並從旁陪伴的過程,更能讓孩子在經驗中成長且加強親子間信賴的連結。當衝突的張力減少,您會發現孩子在溝通與人際相處上,已比記憶中成熟許多。

 

訪/社工 黃亦偉。文/企宣 張琍茵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勵友 的頭像
勵友

台北市基督教勵友中心的部落格~台北市青少年輔導機構

勵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