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踵而至的難題

    深深的黑眼圈、微微泛黃的臉色,是長時間疲勞過度的憔悴;會談室裡,小蘭疲憊的摀著眼,但下垂的肩膀和點滴滑落的淚,是這個空間能令她感到喘口氣的放鬆。離鄉背景嫁來台灣的小蘭,因丈夫長期的暴力和言語的不當對待選擇離開,獨自一人扶養小學二年級的兒子旋旋。沒有錢、沒有熟識的人,而在家鄉覺得離婚很丟臉的傳統觀念,讓小蘭不敢對家人說實話……為了生計,她在街邊賣起飯糰。
    三天兩頭跑警察、看天吃飯的日子,旋旋知道媽媽很辛苦,唯一一雙運動鞋破了,也藏著沒向媽媽說。里長知道他們的狀況後協助請警察通融,附近的店家看旋旋在好幾個雨天裡默默踩著浸水的鞋子,為他買了新鞋,但旋旋還是常穿著舊的,他說:「新的……捨不得弄髒。」
    而他們會轉介到中心,是因為學校的通報,媽媽打了孩子……
    經濟上的入不敷出、每晚闔眼前對明日的茫然、加上旋旋有過動的狀況,與孩子的溝通、教養問題讓小蘭好幾次理智瀕臨斷線,但沒有人能讓她把心事說出來,當壓抑到了臨界點,回過神來,小蘭萬分為自己對孩子的失控後悔,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    「醫生說過動的症狀要多陪伴不能只吃藥,但我在做生意時能把旋旋帶在身邊寫作業已經是極限了!他的眼鏡壞了,我都沒有能力幫他買新的……。」
    
喘息服務
    由於旋旋的注意力很難集中,雖努力著不想讓媽媽擔心,但他很難讓自己靜下來,常常花整個下午的時間還是無法把作業完成;於是社工幫忙帶旋旋去看醫生、買眼鏡,更與他一起定作業規畫表,從很小很小的範圍慢慢安排,再隨著進步擴大,例如階段式的分配寫作業的時間,並從旁叮嚀讓旋旋思考遺漏的部分;小蘭也在過程中學習把急躁擔憂的心情放下,並放大觀察孩子的優點。
    而中心的『喘息服務』,每週可以有一下午的時間由社工協助照顧孩子,也讓小蘭有空間可以紓解緊繃的情緒。透過活動,小蘭認識許多家庭,除了在教養方式上有更多交流、討論的空間,對社工也從開始相處時防備、緊張、敵意、無措的情況,轉為願意主動聊聊自己和家鄉,傾訴想回家、卻有家歸不得的苦澀,讓負面的情緒有了出口。當夜晚在家中感到情緒快失控時,小蘭也選擇先打電話給社工尋求協助。

永不間斷的守護
    結案時,小蘭聊到很擔心未來沒有人可以聽她說話、陪她整理情緒、孤單時沒有地方去……,「雖然我們的專業關係結束了,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彼此間聯繫的感情中斷了,歡迎你有需要的時候、任何狀況都可以回來找我們,中心的門會為你而開」是社工給小蘭的回應。
    現在的小蘭與旋旋一起訂定生活公約,其中有一條是旋旋的堅持,「晚上要幫媽媽按摩」,他說,因為媽媽賣飯糰要站一整天,希望能讓媽媽好好休息,腳才不會腫腫的。小蘭也放慢腳步,用陪伴等帶孩子一點一點的進步,開學前,旋旋已經不用吃藥,就可以有很好的自律能力了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訪/社工 張簡琇琄。文/企宣 張琍茵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勵友 的頭像
勵友

台北市基督教勵友中心的部落格~台北市青少年輔導機構

勵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